产品中心

百姓故事:飞往“春天”的航班

更新时间:2020-04-09 点击数:

   出征约定春暖花开来接你们3月30日,是重庆航空乘务长白皓姝执行完重庆援鄂医疗队航班隔离的第七天。 因为无法见面,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拨通了她的电话。

   “喂,您好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温柔细腻的声音。 今年32岁的白皓姝,已经是拥有12年飞行经历、累计飞行时长10000多小时的资深空乘。

   原本春节是她最忙的时候,但今年却显得格外不一样。

   1月19日,白皓姝执行完广州到重庆的飞行任务,刚打开手机,新冠肺炎疫情发生的消息便随之而来,原定1月23日飞武汉的航班任务,也临时取消。 随着武汉封城,在大半个月的时间里,白皓姝再也没有飞过武汉的航班。 每天白皓姝都关注着疫情各方面的情况,看着那一个个不断上升的数字,她揪心不已。

   得知重庆支援湖北医疗队将乘坐飞机前往武汉,白皓姝毫不犹豫,第一时间便递交了申请,报名前往执行任务。

   “我是一名党员,我的妈妈退休前也是一名医生,她总是在家边刷新闻边说’自己没退休是不是也有机会去一线’。

   ”在白皓姝看来,这是责任,也是使命;是荣耀,更是担当。

   2月10日下午6点,正在家里休息做饭的白皓姝,微信突然蹦出一条消息:“2月11日执行重庆赴湖北开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航班任务,请公司相关部门确定任务后进行通知”。

   那一刻,白皓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母亲,母亲立马为她加油打气:“家里有我,你放心去,孩子交给我照顾。 ”“由重庆飞往武汉天河机场的OQ2397开始登机”2月11日15时40分,重庆江北机场的广播开始催促登机,这是一趟要运送159名重庆市医疗人员和8.2吨医疗物资赴湖北开展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的航班。 为了执行这趟特殊航班,白皓姝和机组成员提前三小时就到准备室开会,大家一起讨论着机上是医生多还是护士多、怎么服务更贴近他们、航班活动怎么开展……每一个环节大家都会讨论许久,为的就是给医疗队员们最温暖的服务。 穿着一身玫红色空乘制服,梳着一丝不苟的头发,白皓姝按照规定戴上了口罩、手套和护目镜站在机舱口。

   “欢迎登机,向英雄致敬”,她向每一位登机的医疗人员鞠躬致敬。 原本担心客舱氛围很低沉,白皓姝还特地准备很多活动,想在飞行途中活跃气氛。

   没想到一路上,队员们的热情与活泼反而感染了她。 一位医疗队员还亲切地对白皓姝说:“虽然一线情况现在我们还不清楚,但我们一定能战胜这次疫情。 ”1个多小时后,航班顺利抵达武汉天河机场。

   下飞机时,白皓姝向每一位下机的队员们都比了加油的手势,大家还做好约定:“春暖花开时,我们一定来接你们回家。

   ”冬去春来她四次飞武汉“包送包接”执行完2月11日的航班,白皓姝又在2月15日、2月19日分别执行了第九批重庆市级医疗队、第十二批重庆市级医疗队的飞行任务。 到达武汉机场后,医疗队员们便迅速前往抗疫一线支援,而随着企业逐渐复工复产,白皓姝也投入到了日常的航班任务中,但在她心中,还有一个约定在等着去实现。 “接总部通知,3月23日将执行重庆医疗队约669人武汉-重庆回撤包机任务。 ”3月22日,白皓姝收到了期待已久的消息。

   接到执飞医疗支援队包机回渝的消息后,当天晚上白皓姝就组建了乘务组群,事无巨细地安排好各项事宜。

   “亲爱的白衣天使们,我是本次航班的乘务长白皓姝,2月寒冬,我在11号、15号、19号3次护送英雄们驰援湖北,登机口话别时,我们共同约定平安早归。 今天,我们如约而至,接你们回来”即使过了一个星期之后,再次想起这段乘务长广播,白皓姝仍记忆犹新,口播稿上,全是她写写划划的痕迹,甚至备注好哪个地方应该用重庆话。 这是她这么多年飞行生涯以来,最特殊的一次广播。 在登机时,一位医疗队员悄悄凑在白皓姝耳边说:“今天是长寿区人民医院院长陈杰生日,能不能让大家一起给他唱个生日歌?”白皓姝带领机组人员不仅在万米高空送上生日祝福,白皓姝还取下佩戴在脖子上的丝巾,折出一朵山茶花送给了陈杰。 看着回程航班上,医疗队员们纷纷自拍、唱歌、聊天,客舱内洋溢着那样快乐的氛围,白皓姝的眼角也不免湿润起来:“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那一程的目的地不是别的,是重庆,是所有人的家。

   ”随着航班机舱广播响起,“我们的飞机已经降落在重庆江北机场,机舱外面的温度为26摄氏度,窗外正是我们熟悉的城市重庆,现在已是春意盎然,杏林花开……”白皓姝打开舱门,站在悬梯上,脸上挂满了笑容:“圆满完成任务,到家了。

   ”起落平安每一趟都是飞往春天的航班“以前别人的梦想都是成为科学家,当老师,只有我不一样,我想当空姐。 ”小时候,因为父母工作忙,每年白皓姝就会被送到大连小姨家过暑假,每次坐飞机她都是无陪伴儿童。 “那时候飞机上的空乘姐姐都香香的,穿得也很漂亮,和我说话都是很温柔的。

   ”从那时起,做一名温柔的空姐成为白皓姝的梦想,然而从新乘到乘务长,这是一条漫长的晋级之路,每个阶段都有严格的考核标准。 白皓姝外表柔弱,但内里却有股子要强的劲儿,20岁就进入到重庆航空当学员,咬着牙吃苦耐劳地成为了乘务长。 有着背不完的手册和规章,面对着日夜颠倒的生物钟,或许还要面对各种无理取闹的乘客白皓姝却并不觉得辛苦,相反她一直热爱着这份事业,并从中感到快乐。

   如今,飞过数不清的航班,见过数不尽的旅客,白皓姝坦言:“我蛮幸运的,飞了12年,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,但也有说不完的小状况。 ”前年夏天,在一次重庆飞广州的航班上,白皓姝和乘务组遇到了一名幽闭症患者突然发病。 当时,飞机起飞大概25分钟,已经处于平稳飞行阶段,她正在巡舱。

   突然,后面呼唤铃响了,她顿时心里一紧,“因为呼唤铃一直在急促的响,我心想是不是出事了。 ”白皓姝说到。

   走到后舱,白皓姝看到坐在最后一排的年轻女乘客,整个脸色发青,手攥成两个拳头很僵硬,蜷缩在座位上,说不出话。 这是白皓姝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,她迅速整理思路,广播寻求客舱医生乘客帮助,同时用毛毯裹住女乘客身体,取下氧气面罩给女乘客吸氧,并不断帮女乘客搓手。

   10多分钟过去,乘客终于渐渐缓过来了,经询问才得知,刚刚是幽闭症发作了。

   如果当时没有白皓姝的紧急处置,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 而疫情期间,在航班上,由于每位旅客都需要登记个人健康信息,为了保证安全,白皓姝细心地在身上揣着酒精棉片,每位旅客用完笔后,她都会仔仔细细地擦拭几遍后,再给下一位。 “有一位男士看着我擦拭了笔,感激地点点头,大家相视一笑。 ”白皓姝笑着说,乘客的每一次的微笑都让她感觉温暖,每一次的飞行,都像是飞往春天的航班,阳光温暖明媚。

上一篇:哈梅内伊:与美国核谈判“是一个错误”

下一篇:新冠病毒出没 糖友更得护“肺”